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那些很美的六月

       ▎六 月


  多雨的季节终于来临


  你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水里


  在一场雨与另一场雨之间


  湖水抬着湖面


  柳条安静,水杉笔挺


  打鼓的人稍事休憩


  红莲钻出荷叶


  当她们看不见自己的倒影


  她们有显而易见的忧伤


  此处的浑浊天经地义


  而彼时,浊气将逝


  在一滴雨与一滴雨的间隙


  是另外一滴雨


  在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


  是无休止的杂碎


  你看见了雨后的青山


  你看见我满面欢喜像痛哭流涕


  by:张执浩


  ▎六月


  六月,一直在我的檀木匣子里生长


  当我合上它时,仿佛一尊菩萨


  在芒种时节,我会在夜里启动玄妙的开关


  镰月已经明亮,麦子酩酊,恣意,风光


  像我刚刚娶到洞房的新娘


  by:谷冰


  ▎六月


  六月


  雷声很响亮


  你没有听见我的声音


  我坐在窗户边


  安静的等着窗外的大雨


  再过一会雨就会停下来


  天边也会挂上彩虹


  我要穿颜色鲜艳的花裙子


  走过一座干净的城市


  然后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你的眼前


  by:桃色


  ▎六月


  黄昏沉重的雨水中清贫乡土静醉。


  沉重的雨水,青梅黄昏打湿母亲肩头的沉重雨水。


  乡土大幅度凹陷,一生的昼夜,


  又浓又稠涌上来的绿焰的暗芒,


  聚积。凹陷的乡土在沉重雨水中与黄昏同醉。


  疲倦的灵魂开始梦见死亡。


  白色河流之上家族铜器古老而热烈的死亡。


  雨水沉重,


  清贫乡土在雨水黄昏的静醉中忘却痛苦和孤独。


  by:黑陶


  ▎六月


  把我孤零零丢在六月


  说六月比七月冷些


  六月离春天近些


  六月是出生日子


  六月的母亲播种就期待着收成


  啊,我们各自用六月的语言


  互道晚安


  不管谁来敲门


  记住都要把窗口打开


  这不是一个多雨的季节


  但,一些人习惯于落寞


  不爱说话


  甚至也不再开口说


  爱你。


  by:顾北


  ▎六月


  天气这么冷


  哪里又在下暴雨


  哪里又在发洪灾


  推窗,又是哪里来的冷风扑面而至


  让我把燥热的身体


  流放在空无一人的江滨路上


  我命里的黑色


  正在聚拢


  多么丑陋啊


  我的忿忿之心


  对生活,我淄株必较


  但我也接受过


  那是前年,5月12日,孩子的哭声如暴雨逼近


  云翳浮游于头顶


  要叫我低头。无言。


  by:张小美


  ▎六月


  六月,开天窗……


  繁星如晤。空调房间围围巾,闻花香,训练嗅觉。


  去地窖取酒,庆贺竖子金榜题名。


  落第之人很聊斋,下马厩嗨一晚,左前胸黏贴扇尾竹。


  南下打水漂,举旗帜,一晃就是一世。


  六月不登高,不碰海。在低处,在酒杯里,看一代人潜泳。


  by:沪上敦腾


  ▎六月


  六月,是一簇逐渐燃起的火焰


  而你是手持火种的人


  试图把整个季节点燃


  并在季节里释放你无邪的笑脸


  只是,有谁知道


  你曾是北方一只受伤的豹子


  这六月的火,能否融化你体内的冰川


  是的,没有什么不可遗忘


  没有什么不可记取


  我们从岁月里来


  也从岁月里失散


  请允许我,叫你一声,亲爱的人


  唯愿你是灯塔风帆骏马


  在这月色如水的夜晚


  你让我失眠


  by:冰小狸


  ▎六月


  问候我吧


  我失去你的消息已有多日


  你的方向接近大海


  这中间我在北方遭遇过一次强地震


  地震有多残忍我有些麻木


  我哭泣了多日我有些麻木


  你忽然问候我了在这样一个闷热的下午


  这让我恰好忘记你的存在


  我有好多话要着急告诉你可是


  我有些迟疑


  我是一个紧张的人吗


  现在是的


  我是一个羞涩的人吗


  现在时的


  我还是一个怀旧的人!在你的沉默里


  在你来临之前


  问候我吧这样的夜晚有多美好


  我知道你想到我的时候你多么忧伤


  by:琳子


  ▎六月醉书


  涌上来了,那些燃烧的田野


  每一粒苞谷中,都有我在清朝打翻的酒杯


  有我踉跄的脚步


  我要死死地压住你


  唐朝的繁花,民国的镰刀


  除了收割我们不能相逢


  刀光里有我们的青春、中年和暮年


  而来生不一定有你


  你走近的每一步,都晃动着我和星空


  让所有美好的头颅


  都扔下浑浊的身体吧


  扔下那些岔路,那些写错的诗句


  我要死死地压住你


  收割是诀别更是反复而疼痛地回来


  剩下的时光,就像一根旧绳子


  还来得及,让我们扎好一切


  让它们具有稻草垛的秩序和形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