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“新中国式家长”VS“中国式教育”

    2019年,第一批80后,已经39岁了。第一批90后,也即将步入而立之年。

    80后诞生于中国社会全新的节点。1978年改革开放后,和他们的身高一起增长的,是身边的像春笋一样窜起来的房子和经济。而90后,更随着互联网科技革命,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价值观刷新:要不要结婚、过年不回家、要不要安稳的工作、成为网上持续争论的话题。

    “标新立异” 、“叛逆”、“自私”,这是曾经贴在他们身上的标签。但我们不得不承认:在一些90后坦言“我还是个孩子”的时候,另一些同龄人已为人父母。从年龄结构上,他们已不再是小屁孩,而开始定义着“新·中国式父母“。

    独身子女、经济发展、科技革新,这些都决定着80、90后与上一代父母迥然不同但育儿方式。

    自由、平等、尊重、快乐,成为80、90后育儿理念的关键词。而在上一代的育儿理念中,以上概念可能是陌生的。我们常听到,父母希望孩子拥有的品质是“懂事”、“乖”、“听话”、“孝顺”。

    武志红曾在《巨婴国》一书中道破“中国式父母”教育观的残酷:孝——上“老”,下“子”,是孩“子”承载着“老”人;更残酷一点,是砍孩“子”一刀,再埋入土里。顺——即孩子“顺”老人意,代表着孩子的真正自我的牺牲。

    看似夸奖的词,背后是成人世界的冰冷的权力关系。

    现在很多年轻人最不喜欢,听父母说的一句话就是:"为了你而xxx",因为这样的爱夹带着沉重的负担和亏欠,而他们更想轻装上阵。因不想被亏欠,亦不愿别人对自己有所亏欠。在原生家庭里曾感到的压迫和痛苦,通过反思,80、90后父母们形成了新的育儿观。一切民主、理解、开放的根源,是同理心。在上一代的父母眼里,这样民主、宽松教育方式往往被认为“没有规矩”、“不成体统”。而这样弱规矩,重民主的“佛系育儿”背后,体现出新中国式父母们的一种谦卑,一种不以年龄、辈分作为衡量权力关系的平等观。

    在这样的亲子关系里,孩子不再是自己的“父母的作品”、甚至也不是“父母的希望”:我们彼此都是独立的个体,因缘分而相聚,你开心就好。

    新·中国父母快乐和成就感的来源,不再仅局限于长辈对小辈的权力,而是学会从相对平等的交流中找到快乐。比起传统的“要听话”,一种更加平等的亲子关系正在形成。

    在中国,隔代养育的现象非常普遍。《新闻晨报》调查显示,在上海,88%的家庭都有隔代养育的经历。80、90后正处事业发展的重要时段,面临着加班、升职、加薪的压力。月嫂太贵,外人也不放心,于是,求助父母,成了“夹心一代”成了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。

    而父母的到来,让80后父母不得不直面困境:“爷爷奶奶带娃”,常出现溺爱孩子、育儿方式不科学等问题,一度激发家庭矛盾。

    表面是育儿方式的分歧,背后是代际关系间的暗流涌动:在父母面前,自己是孩子;而在孩子面前,自己是父母。三代人共处一个屋檐下,权力关系变得微妙而复杂。当对老人们的教育方式感到不满时,如何委婉地提出、不伤感情地交流,又成了一个难题。

    隔代养育,是忙碌的新父母们共同面临的境遇,而一些家庭,已渐渐学会从矛盾里找到出口。即使它也许不是最完美的选项,但就像很多事情一样,个体最终获得的「圆满」未必建立在符合社会标准的「完美」上。

    在我认识的人里,有个人这么说:最大的迷茫可能就是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,发现自己内心世界的基石是缺失的,或者说是碎片化的,所以在我连自己都弄不懂人生时,何以指导他的人生呢?”

    80、90这一代人,多少都听过“你是垃圾桶捡来的”这样的回答。而普遍受过教育的80、90后们,对「教育」一词开始有了敬畏与谨慎,他们不再满足于敷衍和糊弄,而是思考如何更妥当地和孩子交流。于是,孩子的到来,逼着父母进行了一场重新审视自己人生观、价值观的测验。

    这种迷茫和焦虑,将随着小孩年龄的增长渗透到各个方面。补习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无处不在的“别让你的孩子,输在起跑线上”口号,让初为父母的家长们无法不为所动。

    身为独生子女一代,80、90后从小背起了家族的期待。他们亲身经历了竞争的残酷滋味,没有人们比他们更明白奋斗、努力、竞争的意义。

    《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》指出 ,80后父母焦虑指数达68%,高于70后父母。消费主义带来便捷的同时,也使80后父母增添了属于新时代的烦恼:需要参加早教吗?该让孩子玩多久的手机?线上兴趣班/补习班要参加吗?

    如果说上一辈的家长们,焦虑的范围仅局限在成绩、工作、婚姻等主流价值观上,新·中国父母们面对的焦虑,则随着评判标准的多元,放大到生活的方方面面:早教班开发智力,兴趣班提高审美,口才班提高交流能力,游泳课强身健体……在任何技能都能被商家包装成“班”的时代,每一个环节都生怕被落下。

    若上一代父母的养娃宗旨仅是“拉扯长大”,新·父母们所面对的任务则是2.0的升级版本。面对消费主义的侵袭,父母若是没有坚定明确的认知,便容易陷入焦虑和迷茫之中。

    可以说,如何与自我作战,与消费主义作战,是新·中国父母们即将面临的问题。

    一个时代的群体常被赋予许多标签,而随着时代的更迭,标签也发生了变化。从“叛逆一代”到“新手爹妈”,80、90后扭转着的不仅是自身的标签,更是「中国式父母」的定义。

    有民主和自由,但也有焦虑和迷茫。身为传统教育的亲历者,新父母们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要什么,但至于自己要什么,也许还需要更多时间的沉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