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两个人

     一路流连旅途的迤逦风景,乃至忘记归途,忘记了家里还有许许多多想它念它的众生。但无疑,行走在路上的人,对家中的人是无暇顾及的。
    两个不同的人,又是一男一女。生活在一起,时时刻刻都在磨合。自律的生活习惯了,看不惯一盘散沙似得状态;随心所欲过惯了,又看不惯一丝不苟的日子。前者说后者散漫,后者说前者不够浪漫。后者坚持着说快乐的日子本是由充满了无数的变数才拼凑起来的,可无奈前者硬生生残忍地将前者格式化,僵硬化。前者没有劝通后者,后者没能感化前者。日子便一如既往地以各自感觉的最佳状态发展着,持续着……
    两人每天忙于奔赴不同的计划,虽在同一个时空,但两驱身体就如空壳般,毫无交流且不屑交流。两个人依然我行我素地生活着,似乎没有交集,也慢慢彼此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。
    一个人的世界?当彼此在意识到彼此正在对方的世界慢慢消融时,不禁都打了一个寒噤,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放下手中各自执着的事,倾心且贪婪地交流着,试图以最快的速度融入到对方的心里。
    我们是由两个人组成的一个小世界,大团体。我们是奔着同一个目标去的,断不能形同陌路,然后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。他们对自己也对对方说。他们找回了初心,并把自己一半的精力放到对方所在意的事上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彼此的所好以及损失多少自己的时间。相反,他们因为探讨,一份快乐变成了两份;因为承担,一份悲伤,竟只有了一半或者更少。他们对这个发现喜不自胜,为过去失去的大把时光不甚扼腕痛惜。
    一加一组成了三,零点五加零点五成就了最好的一双人。原来,两个人的惬意生活是需要两个人各自退一步的。
    有人说:你心里有什么,眼里就看到什么。那么,如果你心里有爱,眼睛所能达的地方都是有光的吧。
    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共枕眠。这一世的缘分,得感谢前世乃至前前世的欲火修炼。用千年的修行换取世上数十年的缘分,不珍惜,枉对千年往昔的修行。